明眸百转燃灯

【阴阳师狗灯】所以和那个中二病在一起了

今日难得的好天气,乐于接受阳光沐浴的式神们分散在庭院各处,享受平和的早晨。小白趴在阳光最为充足的门口,用瓜子慢悠悠地顺着蓬松的白毛。等顺到尾巴那缕红色的时候,光线被谁遮住了,小白抬头,熟悉的带有火焰花纹的黑衣白衣。

“鬼使黑鬼使白大人,又有什么事吗?”小狐狸欢快的站起身,“呀呀,还有阎魔大人,请稍等,我去找晴明大人。”

妖怪们听到动静探头看了一眼又缩回去各做各事,能让地府之王亲自登门拜托的事八成是交给那个天天念叨大义的家伙。

 

“您的意思撒,最近时常发生数十人名字同时从生死簿上消失的事?”安倍晴明坐于榻榻米一侧,若有所思地摇着扇子。

阎魔倚在她那占据了四分之一屋子的云上点点头“如果你能帮我们解决这事,那口锅就给你当式神,如何?”

晴明合起扇子敲敲手心“成交。”

 

送走了地府三妖,晴明走回长廊让在屋檐上休息的大天狗下来。大天狗张开黑羽轻巧地落在他面前,不等他开口先说:“我都听到了,不过我对于同人类纠缠的妖怪没兴趣,不去。”

晴明一脸我就知道,语气耐心“八百比丘尼占到对方是个大妖怪,今晚会出现在黑夜山,寮里最适合接受这是的就是你了。”

“同我一样是大妖怪?”大天狗眯起眼睛,“大妖怪还要亲自引诱灵魂,我可不喜欢这类型的。”

“那姑获鸟代你去,带孩子的任务就交给你了,别让酒吞……”坐在长廊上擦拭长弓的源博雅插嘴。

“我去黑夜山。”大天狗打断他。

晴明躲在扇子后露出满意的微笑“打到差不多便可,带回来给我做式神。”

“那你最好祈祷他别太弱。”大天狗不屑道。

黑夜山妖力浓郁,大天狗只能依靠最传统的巡逻方式找那只妖。但在空中盘旋许久也仅是看到一些进来碰运气的阴阳师和几个误入的山脚居民,在他已经不耐烦的时候,注意到一处废弃的小屋从纸窗透出微弱光亮。

大天狗化成人形敲开门,开门的是个十来岁的人类小孩,脸上净是做什么有趣的事被打断的不悦。坐在人圈中的持灯女子对他笑笑:“你也是来听故事的吗。”

大天狗环视房间,十几支蜡烛燃烧着,最亮的光源便是女子宫灯中跳动的蓝色火焰。他合上门找了处地方站着。“你继续。”

人们注意力重回女子身上,她蓝唇轻启,开始绘声绘色地讲述九命猫的故事。

大天狗在角落翻个白眼,他所认识的故事主角不过是个成天到晚咋咋呼呼地小妖怪。

故事结束后,女子吹灭一支蜡烛,伸手将头发别到耳后“接下来是第八十七个故事,关于,大天狗。”

话音刚落,屋内挂起妖风,剩的十余支蜡烛皆被吹灭,木门和窗户被吹开发出撞击声。先前还听的入迷的人类仿佛大梦初醒,疑惑起自己的处境,其中一人看到月光下展开双翼的大天狗惊呼一声妖怪,十几人四处奔散。

唯有那簇蓝火还在燃着,讲故事的女子发丝渐渐过渡到青蓝,皮肤变得几近透明的白。

“本尊不愿意听自己的故事吗?”她踮起脚轻轻一跃坐在漂浮的灯上。

“你就是靠这灯吸取灵魂的吧”大天狗手交叉着搭在胸前,“引诱人们人类玩百物语的妖怪,青行灯。”

青行灯手虚握着搭在唇边笑了笑:“骨灯想要的只有故事,没有故事的灵魂不过是没意义的养料罢了。怎么那副表情?大天狗大人想要执行大义抹杀作恶的妖怪吗。”

“跟我去安倍晴明那。”

“那倒是打过我再说。”

两妖一路打到半空中,大天狗召出的飓风把附近的树林弄得满目狼藉,青行灯坐在灯上躲避风卷,蓝火忽明忽暗吸取附近的妖力。小妖怪们躲得远远地看,青蛙瓷器开了一盘赌局,在他计算能赚多少的时候,那两个大妖怪停手了。灯笼鬼浮到半空中,看见大天狗说了几句话,青行灯就同他离开了。

阴阳寮送出去一只男神级的大天狗,收回来一只粘满落叶白发乱糟糟的狗子,值得安慰的是附了个青行灯——她正在嫌弃地拍掉身上的黑羽毛。

晴明把大天狗拉到一边“不是说轻松解决吗。”

大天狗别过脸“有点意料之外,不还是带回来了吗。”说完扑棱棱翅膀飞回自己的屋子。

阴阳师看着他离开后转回青行灯那。

“缔结契约吧。”青行灯干脆利落地开口。

晴明寻思了会她怎么这么好说话,想了半天觉得可能是把狗子培养的太强大让青行灯觉得这是个好地方。

一阵白光后青行灯发现自己变成了小孩模样,旁边的姑获鸟欢呼一声把她抱起来。毕竟是活了百年的大妖怪,青行灯很快镇定下来“我要多久才能变回去。”

“等打够觉醒材料就行了,不过……”晴明用扇子点了一处方向,“要排队。”

青行灯被姑获鸟带到晴明指的结界,看见了里面正在打架的幼体荒川酒吞,旁边大声呐喊挚友最强的幼体茨木,还有无法忍受茨木吵闹正在围攻他的幼体妖琴师和骨女。

姑获鸟摘下斗笠“晴明大人偏偏在觉醒材料方面脸黑而且懒,他们已经这样很久了。”她歪了歪头,“不过我觉得这样挺好。”

“姑获鸟小姐。”青行灯深吸口气,“可以带我去找一下大天狗吗,我要和他谈谈。”

 

大天狗看着对面的小姑娘愤怒地拍打桌子,但因为身形原因没多大震慑力。

“说好的过来后可以听到很多妖怪的故事呢?你可没说会变成这副模样。”

“他们不都在庭院吗,自己去听。况且觉醒完就变回去了,有必要说吗。”

“我现在妖力被封骨灯不能收集故事。”青行灯啧了声抬头,“你,陪我去打觉醒材料。”

大天狗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我凭什么听你一个小孩的?”

“那我就瞎编一堆你的悲惨经历讲给妖怪和人类听。”小丫头轻蔑一笑,“你看他们是信以故事成名的青行灯还是只会宣扬大义的你。”

大天狗咬牙切齿“最毒妇人心。”

青行灯坐上缩水的骨灯“我现在可只是小孩,这话等我觉醒再说。”

 

晴明召唤出比往日多一倍的扫地小纸人“狗子你最近掉毛很严重啊,明明没怎么让你上阵。”说完他看见了变回原形的青行灯和清姬聊天经过他们身边,晴明有些怜悯地拍拍大天狗的肩,“辛苦了。”

大天狗摇摇头“青行灯觉醒后确实妖力强大,所以——你让现在的她去给结界里那些家伙打觉醒材料吧,112个中级128个高级。”

“睚眦必报的男孩子是没有女孩会喜欢的。”博雅说。

“那可太好了。”大天狗面无表情,“女妖真是太可怕了。”

路过的萤草听到了给他来了一记暴击。

    隔壁阴阳师亲自登门希望借助晴明的式神打八歧大蛇,对晴明来说八歧大蛇不难打,只是,他看着庭院中日光浴下休憩的式神们有些犯难该派谁去。

青行灯走到他身边“我去吧。”

晴明不置可否“你不用像他们一样?”

“我看不到太阳,昼与夜无差。”

旁边的阴阳师已经急不可耐地开口:“那么麻烦式神大人了。”

 

八百比丘尼和神乐本坐在樱树下品花茶,一片黑羽落在神乐头上,八百比丘尼伸手帮她摘去。

“大天狗?”神乐抬头看向树。

无人回应。

占卜师露出一丝微笑,顺手把黑羽插在旁边睡着的首无的辫子上。

“神乐,想吃红豆饭吗?”

神乐虽然不懂为什么问这个,还是诚实地点了点头。寮里的大家都听饿鬼描述过他偷吃到的红豆饭有多好吃,但一直没有机会亲自尝,妖狐曾经开玩笑说要是这个寮能吃上红豆饭,他就一个月不找命定之人。

 

那个阴阳师显然高估了自己的能力。

在八歧大蛇还有两个头在耀武扬威的时候,他自己的四个式神已经变回纸人,仅存的青行灯青行灯在避开攻击的同时还得保护那个人类的安全。

“你还剩多少妖力。”

“不多了。”阴阳师着急地凝聚妖力。

“那就把你自己传回去别给我添麻烦。”在小小的传送门形成后青行灯把他推进去独自留在战场上。

一番抵抗后,剩下的两个蛇头一个挡住青行灯逃离的方向一个从另一边攻来。消耗到近乎没有妖力的青行灯合上眼喃喃自语:“我还没想过会成为八歧大蛇怪谈中的牺牲者呢。”

“你不会的。”大天狗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大天狗挥舞手中蒲扇,形成的狂风甩开蛇头。额前刘海被风吹起,青行灯第一次看到那张秀气的脸上盈满如此怒意。

在两妖的合作下八歧大蛇重新缩回深渊。

回去的路上青行灯几度想开口,对上那双写满我很不爽的蓝瞳又只好默不作声地跟在他身边。大天狗抿着薄唇,也不知在想什么。

 

寮里的奶妈们医好青行灯身上的伤,桃花妖把她复回房间休息。蓝发美人郁闷地坐在床上戳着骨灯,透支太过严重被警告以致内不许使用妖力。

骨灯飞退躲开青行灯的手却被突然推开的门撞到一边。大天狗感受到门后的碰撞往里探了一眼,看见青行灯在床上于是放心的推开门——还未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骨灯遭受二次撞击。

青行灯对他的到来有些讶异,收敛坐姿给他指了张椅子。

“八歧大蛇那,谢谢。”青行灯不常道谢,想了许久才挤出干巴巴的一句。

“不客气。”

“但你怎么会在那?”青行灯右手支在翘起的腿上,身子微微向大天狗方向倾,问出早就想问的话。

大天狗用扇子挡住半张脸,避开她的视线“怕你摸黑晴明大人名声。”

门外偷听的妖怪们怒其不争。

“其实…”在大家拦着准备把四十米长刀捅进去的妖刀姬的时候,他们听到大天狗说,“还担心你…”

小白欣慰地抹去不存在的泪水,大天狗大人来寮里这么久终于长大了。

“你才来寮里没多久,又是我带回来的,出了事不好交代。再说,我的大义还未传授于你,觉醒材料你也没打完……”樱花妖去准备红豆饭食材时,大家又听到大天狗补充。

“要不,还是把刀捅进去吧。”有妖提议。

妖刀姬还没执行,大天狗已经被赶出来了。

四个阴阳师坐在榻榻米一侧,大天狗坐在对面。

“你真的喜欢青行灯?”晴明率先发问。

大天狗用翅膀把脸遮得严严实实,支支吾吾地表示肯定。

“那为什么表示完关心她还要加上后面那段话。”源博雅不解。

“只说前半部分太不矜持了。”大天狗严肃的回答。

“你又不是未成年的女孩子。”神乐留给他个白眼。

“现在,去表示你真的喜欢她。”八百比丘尼总结。

 

被威胁今晚前搞不定孩子就交给你带的大天狗决定先考虑好措辞再去找青行灯,飞上屋檐发现她就在他常坐的位置上。

“我听到了。”青行灯抱膝坐着,把下巴搁在膝盖上。

“那你。”

“追过我的人有很多,而我对还要别人教的那一类最没兴趣。”

大天狗翅膀垂下“这样么。”

“不过。”青行灯弯起嘴角,抬头时眼中的光芒比日月星辰还要明亮,“偏偏喜欢你呢。”

“略次于我的怪谈就是了。”她说。

大天狗上前单膝跪在她旁边:“我会让你比喜欢怪谈还要喜欢我的。”

青行灯掩唇“过几百年吧。”

妖狐为接下来一个月的无所事事闷闷不乐。孟婆连同牙牙一起被鬼使黑白带来。

大天狗目送欢欣雀跃的姑获鸟举着小孟婆飞回结界,转头对青行灯说:“现在是144个中级144个高级了。”

青行灯给了他一灯杆“和你的觉醒材料过日子去吧。”


评论(5)
热度(123)

© 凛灯 | Powered by LOFTER